币游(allbet6.com):一个家族的北伐:祖逖北伐与东晋门阀体制管窥

本站特约记者:领取梦幻礼包
59005022 2个月前 (11-28) 新民生 40 0

祖逖北伐以其私人武装为焦点,规模不大,但从西晋建兴元年(313)祖逖率部曲百余家渡江北伐,至东晋太兴四年(321)祖逖病死,坚持八年,一度占有黄淮区域,迫使羯人在华北所建的后赵不敢进攻河南。以往学界强调祖逖北伐的坚定意志和民族性,将失败缘故原由简朴归结为东晋统治集团的不支持和牵制,但如将祖逖北伐放置在东晋门阀体制中,就会发现祖逖北伐的成败和祖逖家族的覆灭,许多都是取决于东晋门阀体制的制约与影响。

祖逖北伐是东晋门阀体制内部矛盾生长的效果

西晋末年,北方胡族酋帅趁八王之乱后纷纷起兵建政,胡汉矛盾空前激化,北方高门士族、次等士族流民帅纷纷率领宗族乡里和依附人口流徙各地,南渡江淮。永嘉五年(311),首都洛阳陷落伍,身世范阳次等士族的祖逖率亲党数百家避地淮泗。在南渡途中,祖逖“多权略”,能应对北方杂乱庞大的政治局势,他把自己的车马让给偕行的老人、病人,把药物、衣粮与流民共享。由此,获得偕行的乡党、流民的拥戴,被推为“行主”。祖逖率众到达泗口(今江苏淮安市西南)后,被西晋皇室在江南的最高统治者司马睿任用为徐州刺史,寻被征为军谘祭酒,遂率领家族乡党暂时居住在京口(今江苏镇江市)。

如田余庆先生在《东晋门阀政治》中所论,东晋形成了司马氏皇权与门阀士族共治天下,司马氏垂拱而居帝位,北方高门士族当权专兵,吴姓士族既得经济利益不受侵略的门阀体制。高门士族可依附势力职位获得田宅和劳力,而范阳祖氏、卢氏等北来的次等士族流民帅,大多处于统治集团中下层,所任职官在朝廷无实权,所任刺史、太守等父母官则无实土,无法给其带来现实权益。在吴姓士族看来,次等士族与高门士族一样是北来的“伧楚”,是被倾轧的工具。在高门士族看来,次等士族虽有武力,然则与自身门第、文化、修养相差悬殊,无法与次等士族结为一体,只能对其阶级加以行使和提防。这是东晋门阀体制中无法战胜的体制性缺陷。

北来次等士族现实上是在东晋门阀体制的夹缝中生计。高门士族可行使权力和职位,在建康及吴会区域获得良田美宅。没有政治权位的北来次等士族,虽只管选择京口、晋陵等边远荒贫之地,安置追随自己南渡的宗族乡里和依附人口,但他们与吴姓士族围绕土地和粮食的冲突不停。如依附于祖逖的来宾义徒“多为偷窃,攻剽富室”,祖逖“辄拥护救解之”,饱受吴姓士族指责。祖逖所招徕的来宾大多是“暴杰勇士”,祖逖待他们如子弟,具有很强的战力,很可能会因争取土地和粮食与吴姓士族发作武力冲突。与其在江南受制于高门士族、吴姓士族的挤压,供养追随自己的家族成员、来宾都成问题,不如趁北方政局杂乱,北伐中原收复失地,开拓属于自己的势力范围,在门阀体制之内赢得一席之地,因此祖逖北伐是东晋门阀体制内部差别士族阶级政治经济矛盾生长的效果。

在祖逖提出要北伐雪国耻时,司马睿除给祖逖“千人廪,布三千匹”象征性的经济支持外,主要是任命祖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任其招募军队,赋予祖逖开拓地皮和扩充武装势力的政治合法性。那时,司马睿自身权位很不稳固,在政治和经济上尚需依赖高门士族、吴姓士族,没有能力给予祖逖北伐更多的支持。可见,门阀体制能给以祖逖北伐的现实支持极为有限。这使祖逖异常清晰北伐基本指望不上弱势的司马睿,只能靠自家子弟部曲。这是祖逖率众渡江北伐,当船至中流时立誓“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的缘故原由。

祖逖北伐的双重性子与坞壁共同体的关系

祖逖北伐战略是先占有黄淮,然后渡河北进“扫清冀朔”。那时后赵势力尚未控制黄淮,众多坞主是黄淮社会秩序的主导者。由流民帅、内陆豪强大族充当坞主的坞壁共同体,是那时北方社会下层较为普遍的组织形式。西晋在北方统治虽然溃逃,但在胡汉民众之中另有伟大的号召力。北方一些坚持抵制匈奴汉国、后赵的胡汉豪强势力,如辽西鲜卑段匹磾、辽东鲜卑慕容廆、并州刘琨、河南李矩、郭默等都将“尊奉晋室”作为提升政治影响,获取民众支持的有力武器。中原汉族国民也普遍有反抗胡族统治的民族意识。因此,黄淮坞主大多接受留在北方西晋官员的任命,或者自封为西晋刺史、太守等职衔,彼此之间既为争取地皮混战,又因匹敌胡族政权相互团结。

祖逖是奉司马睿之命出师北伐,总揽黄淮各地坞主的“统主”,具有黄淮各坞主无法比拟的正统性。如否决祖逖北伐,就是匹敌晋室,就有可能部众离散,这是祖逖北伐所经之地,用来说服流民帅坞主听从自身呼吁,归附东晋的政治利器。因此,祖逖北伐具有鲜明的民族战争性子。黄淮坞主看重的是若何保住自己的坞壁和部众。祖逖北伐原本就含有为部众占有土地的经济目的,且北伐没有后勤支持,不停壮大的北伐武装需要大量粮饷军械。这使祖逖北伐所占一地就要“劝督农桑”,占有土地和筹措粮草物资。祖逖所率北伐武装现实上是一支有上万部众依附民,需要不停占有土地和吸纳劳力的垦殖共同体。这无疑会侵略该地坞主的经济利益,这是一些坞主与祖逖频频为敌,甚至转而投靠石勒,换取军事支持的缘故原由。由此,祖逖北伐又具有北来次等士族与黄淮坞主、后赵胡族政权,争取土地和人口的吞并战争性子。

民族战争和吞并战争的双重性子,使祖逖不仅要坚持尊奉晋室、收复中原的政治口号,还需要用现实的经济利益获取黄淮坞主的支持。为此,祖逖虽拒绝与后赵通使,但默许部众、众坞主与后赵互市,“收利十倍,于是公私丰赡,士马日滋”;思量到坞主处于后赵军事威胁之下的现实,祖逖允许坞主既听命于自己,又可遵守后赵。由此,祖逖所率的北伐武装是那时南北能在政治和经济上维护黄淮众坞主利益的政治势力。祖逖北伐也是以祖逖为行主、坞主的共同体与黄淮各种坞壁共同体威信凝聚力的竞争。祖逖能突破门第界线与职位低微的流民帅、土豪甚至依附民来往,“爱人下士,虽疏交贱隶,皆恩礼遇之”;在北伐武装共同体的经济社会活动中,祖逖“克己务施,不畜资产,子弟耕作,肩负樵薪,又收葬枯骨,为之祭醊”。祖逖所率的北伐武装是能给黄淮国民提供生涯保障、协调人际关系的共同体。从民族意识张扬、经济利益维护、利益共同体构建看,祖逖所率的北伐武装是那时最能维护黄淮坞主民众利益,深得黄淮人心的政治势力。这是祖逖能获得黄淮坞主群体鼎力支持,以弱胜强打败后赵,控制黄淮的重要缘故原由。由此,祖逖北伐是东晋时南渡次等士族在黄淮重新构建坞壁共同体组织的社会运动。

,

Allbet Gaming

www.allbetgame.us欢迎进入欧博平台网站(Allbet Gaming),Allbet Gaming开放欧博平台网址、欧博注册、欧博APP下载、欧博客户端下载、欧博真人游戏(百家乐)等业务。

,

门阀体制是祖逖北伐武装失败、蜕变的重要缘故原由

祖逖北伐属于司马睿授权祖逖向导的军事行动,司马睿虽没给祖逖若干支持,但祖逖北伐仍要受东晋朝廷政令的治理和门阀体制的影响。从战略上司马睿需要北伐占领黄淮,以扩大战略防御屏障;从财政上东晋朝廷能征发的赋役极为有限,权要系统和高门士族群体消耗了大量财政,无力支持大规模的北伐战争;从权力分配上,北方高门士族垄断的东晋朝政,不会允许次等士族借北伐之机坐大难治;掌握江南财力经济的吴姓士族,则基本不支持给其带来不了任何利益的北伐。由此,东晋门阀体制需要,并且能支持有限度的防御性北伐,无法支持、也无法容忍历久以收复中原旧土、客观具有扩充北伐将领私人势力的进攻性北伐。这是祖逖北伐即将北渡黄河之时,司马睿派吴姓士族戴若思为都督兖豫幽冀雍并六州诸军事,镇合肥,控制祖逖北伐的缘故原由。这意味着祖逖北伐的终止,祖逖用北伐建功立业、在东晋门阀体制占有一席之地的起劲付之东流,成为导致他悲愤骤卒的主因。

祖逖统率的北伐军是以祖氏家族、宗族成员为焦点,以乡里部曲为基本成员,不停吸收依附民加以壮大,通过小我私家道德权威、血缘、乡里、经济关系连系而成的私人武装共同体。在中古时期,这种私人军队具有世代依附性,祖逖病卒后,其部众被其弟祖约掌握。祖约在统军抚御上远逊于祖逖,不为士卒、坞主所附,同乡李产就因此率领宗族北返任官后赵。长此以往,祖约总揽的上万部众可能就会离散。在东晋门阀体制中,次等士族流民帅险些无法通过任官、攀亲等正常途径,提升家族职位。既然无法继续北伐,祖约只能率领部众介入到东晋门阀权力斗争中,以期依赖武力战功实现权位跃升。祖逖所建的北伐武装共同体,由此蜕变为祖约提升家族职位的政治工具。

永昌元年(322),祖约所率的私人武装在东晋朝廷平定荆州刺史门阀王敦发动的夺权叛乱中起了一定作用。在掌握朝政的高门士族看来,祖约及其家族武装仅是一支用来袭击荆州等地叛乱势力、抵御胡族南侵,可以随时牺牲甩掉的流民武装。受东晋高门士族掌军专权的体制限制,祖约没能依附平叛之功进入东晋权力焦点,“不豫明帝顾命,又望开府,及诸所表请多不见许,遂怀怨望”。祖约率军南下平叛之时,后赵步步紧逼,东晋朝廷也没有给以其支援,祖约“屡表请救,而官军不至”。既然依赖武力战功也不能提升自身权位,还备受倾轧。出于维护家族权益、私人武装共同体的思量,咸和二年(327),祖约只能与同受门阀倾轧的流民帅苏峻发动旨在争取东晋最高执政权的叛乱,虽一度攻陷首都建康,但最终被荆州刺史陶侃、江州刺史温峤所率的联军打败。祖约在与苏峻发动叛乱时,后赵石勒乘隙占有了其根据地寿春(今安徽寿县),祖约被迫率支属宗族子弟数百人北投后赵。祖约投奔后赵后,为安置家族成员和乡党,鼎力招引来宾,占夺乡里祖先田地,引起当地田主的普遍否决,后赵主石勒为稳固统治秩序,将祖约一族大部诛杀。

余论:祖逖北伐是东晋门阀政治体制性缺陷的突出反映

从祖逖北伐和祖逖家族的迁徙败亡可知,东晋门阀体制险些没有次等士族流民帅正常上升的空间和途径。东晋门阀体制皇权不振,士族掌权专兵的权力分配结构,从基本上倾轧次等士族。次等士族是打着尊奉晋室的旗帜,南渡江淮、北伐中原、团圆部众,这意味着他们无论是北伐,照样叛乱,都无法脱离支持东晋司马皇权的门阀体制。然而,门阀体制既不可能支持大规模的进攻性北伐,又无法给其北伐武装以出路,这是祖逖北伐以及厥后的庾亮、桓温、刘裕北伐无一例外或是先胜后败、或是中途而废,北伐武装转变为同门阀争权的武装力量,不停袭击门阀,削弱其势力,最终导致身世次等士族的刘裕依赖北府兵,以及北伐的权威代晋建宋,开启南朝由次等士族掌兵专权皇权政治的缘故原由。

参考文献

[唐]房玄龄等撰:《晋书》,中华书局,1974年版。

[宋]司马光编著、[元]胡三省音注:《资治通鉴》,中华书局,1956年版。

万绳楠整理:《陈寅恪魏晋南北朝史讲演录》,贵州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

田余庆:《东晋门阀政治》,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

领取梦幻礼包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币游(allbet6.com):一个家族的北伐:祖逖北伐与东晋门阀体制管窥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